在这等候

一夕觞咏:

摸鱼,虽然看不大出来,其实是枪教授【的脑内私设】=。=

清雪梨晨:

赞赞赞

银菊漫天:

哇!居然!居然有这个!【马克笔党暴风雨哭泣】【原来苏烈这么黑吗 |・ω・`)】

一斥染*:

杂七杂八:

哭泣!!!找到了!!动画宣传片的设定图!!!

守卫军各位的盛世美颜疯狂赞美!!!

以及,即使不是游戏角色设定图,但是终于可以看清铠哥的魔铠是什么样了

我再喊一次!!花花美丽铠哥帅气大叔可靠守约温柔玄策可爱!

拜托请你们出道吧!!!!

这篇就一个tag足以,长城守卫军。让我跪倒!!


[罗汗]小破车

葬爱丶马天龙老公:


避雷提示
(马可波罗 X 成吉思汗,乳首创可贴play,烂尾,无其他情节。各种ooc到飞起,走外链,不喜勿入,感谢各位大佬)


https://m.weibo.cn/5768271598/4133892673787128


@某盂—拖稿势力

【王者荣耀/约铠】大狼(NC-17)

十方杀意:

cp:百里守约x铠


全文一万一千字左右,狼化百里,兽种[/]奸注意




 


百里守约和苏烈可以被称作是长城之上最好说话的两个人了。苏烈如是并不奇怪,毕竟是坚守了十数年的年长者,总是对长城上的小辈们维持着一种关怀和宽容。


而百里守约亦如是。


他是近些年才加入的,又是年轻的样子,在面对商人、官员甚至队友对于魔种混血的不详态度时依然能保持一笑置之,继续温柔对待曾经伤害过他的人,没有记仇的意思。这样的行为并不符合寻常对魔种的定义。


不得不说,百里比许多“人”更像人。然而——尽管极力掩饰、他说话时还是不可避免地露出过于尖锐的犬牙,没有人会质疑这口利齿能否咬断一个人的喉管。他的虹膜是出于人类范围的红色,眼中是狼一样的竖瞳。在寒冷的长城的夜里,可以看见他那双在发着荧光的红瞳。让人想起黑暗中择人而噬的魔。


铠非常熟悉……被那样的眼睛盯上……甚至自己也曾拥有这样的……


有着魔的眼睛的人扫过他,从黑暗里走出来,脸被篝火的暖光照亮,而其上的微笑让他与“魔”毫不搭边:“你煮了汤?真是太好了。我从厨房拿了点心过来。一起吃吧。”


今天轮到铠和他一起守夜。


汤盛在铁罐里,铁罐架在篝火上。因为只是拿来暖身用(而且铠确实只想吃肉),所以是清水煮牛肉片,最多加了点盐,牛肉还被切得乱七八糟(直接用臂刃砍的)。这样的汤让以厨艺备受队员追捧的百里守约入口,想想都觉得有些尴尬。果不其然,百里守约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就放下了。“我回去拿点调料吧。”他说。


铠:“免了。你才从驻地过来的吧。木兰对你说了什么?”


百里守约解开手上的纸包,把蓉饼分给他几个,低着头说:“问了我变身的事情。”


铠:“现在都还没有变吗?”


百里守约叹气:“还没有呢……”他看了看城墙上的积雪,堪堪一指薄厚,甚至像是第二天清晨来临之际,这雪就要消散似的。


“冬天都快过去了……”


 


也许是体内那一半魔种血液的缘故,在冬天最冷的时候,百里守约会变成一匹大狼。


通体银色,四足立着也有人高,尾巴和耳朵尖儿带着些猩红的毛绒绒的白狼。他通常在夜里变身,那时铠只听到了一声悠长的狼啸,以为是敌袭从床上蹦起来,提着刀赶到现场时,只看见圆月之下一只巨大得有点超乎常理的狼蹲坐在城墙上,这只美丽的生物长长的毛皮随着风飞扬着,和城墙上不化的积雪混杂为同一种白色。大狼的红眼睛温驯又湿润,看到铠来了,低低地呜咽一声,尾巴拍了拍城墙。


大狼身边是其他的小队成员,花木兰顺着大狼皮毛光滑的背脊,笑嘻嘻说:“今年变得有些晚啊,守约。”


“守约?”铠心里跟见了鬼一样,沉着声音说。眼睛却直直盯着花木兰在大狼皮毛上呼噜的手。


好、好想摸啊……


 


铠加入的几年里,每年守约都会变身一次,每次大概三天到一星期。于是也渐渐习惯了。百里玄策被木兰提溜进队伍后,这每年跟过节一样的日子变得更热闹了,因为玄策知道变为狼形的守约说的是什么。


“呜呜呜呜。”大狼咬着铠的衣服下摆,试图把他拖离厨房。喉咙里低低滚过这样的声音。


“哥哥叫你不要动厨房里的鱼肉!可恶!这是大家的冬储粮!你不准多吃!也不准吃我的肉!!”小狼玄策在哥哥后面翻译,顺便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气呼呼地抗议。


“嗷——”饭桌上,蹲坐在加高版椅子上的大狼用前爪拍了拍面前的空碗,又嗅了一下摆在盘子里半生不熟的肉排。


玄策见状福至心灵地拿过碗盛了汤,再把肉排上撒的粗盐粒和胡椒粉都用手扒拉去,看着大狼一下一下舔着汤,爪子按着肉排用牙撕咬着吃,深藏功与名。


“你是怎么听懂你哥嚎的啊?”坐在旁边的铠忍不住问。


“哼,铠哥,这你就不懂了吧!”玄策得意地把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流里流气说,紧接着大腿侧就被狼尾巴不轻不重拍了一下,只好嘟哝着把腿放下去,刚才的得意劲儿也少了些许,小狼崽说,“我们生下来就是狼的样子,后来才慢慢长成人形的。所以狼语才是我们的母语。别说我哥怎么嚎,哎,你们随便抓只野狼回来,我都能听得懂。”过了一会儿,玄策思考后加了条件,“别离这里太远,有些狼地方口音太重我也听不懂。”


“是哇?”苏烈打了一个酒嗝,“那玄策翻译翻译,我想再喝一坛,怎么说。”


花木兰大喜:“好啊!我再开一坛,咱们喝!”


铠埋头狂吃自己碗里的肉。


“嗷嗷嗷嗷嗷呜呜呜汪!”玄策自信满满翻译了一段。旁边的大狼懒散地蜷在椅子上看他。


苏烈拍开封盖,给自己倒了一大碗,然后把剩下的一坛都给了花木兰,两个人相视一笑,仰头就干。喝爽了,花木兰说:“那小狼崽翻译一下,咱今天不醉不休,怎么说!”


铠趁着混乱把玄策碗里的肉刨进自己碗里,埋头狂吃狂吃。


“嗷嗷呜呜呜嗷——等等!你们是不是就想听我学狼叫?!”玄策终于反应过来,跳起来鬼叫道,“好哇你们!!”感觉到衣摆被扯了扯,玄策低头看用嘴咬住自己衣角的哥哥,大狼扬了扬头,示意他看自己空空如也只剩蔬菜的碗。“臭——大——叔!”玄策燃烧起熊熊的怒火:“你居然抢我肉!!我每天就那么点肉你还抢!你不是人哇啊啊啊啊!!”铠把剩下的一点肉塞进嘴里拔腿就跑,后面小狼崽紧追不舍,“飞镰很愤怒!!飞镰要制裁你!!!飞镰要把你揍成猪头!!!”苏烈和花木兰一边看戏一边哈哈大笑。大狼从椅子上跳下来,蹲在地毯上舔爪子。


场面曾一度混乱。一切结束后,花木兰和苏烈醉成一坨。铠整理好自己打闹后有些零乱的形象,把两人扛回帐篷。玄策打了一架后反而打饿了,在厨房怎么也找不到肉吃,用馒头填了肚子后哭兮兮地找他哥。“哥哥!臭大叔欺负我!你要给我报仇!!!”


大狼有一下没一下地舔他的脸,把沾上的血印子和泥土都收拾干净,咬了咬他的狼耳朵,在玄策“哇”地一声开始无理取闹之前,叼着他的后领,把小朋友塞进了自己毛绒绒的腹部下面。老神在在像是一只翅膀下藏着无数小崽的母鸡,打了个老大的哈欠。


玄策把脸埋在银白的长长的狼毛里,深吸一口,委委屈屈打了个嗝,睡了。


还是个小孩子。


 


这时铠把最重的苏烈扛回帐篷,一边松肩膀一边回来。看着满桌的残骸叹气。认命地收拾起来。没喝酒的人为什么要照顾酒鬼啊……要是守约还是人形的话,倒是会一起收拾。


洗完手回头就看见蜷在地毯上的白狼。宝石一样水红色的眼睛直直盯着自己,被察觉到之后轻轻“呜呜”了几声。


像只大狗。


铠这时意识到此时此刻清醒的人只有他们俩,再看着埋在腹部毛毛里只露出两个黑色的耳朵尖儿睡得直打呼的玄策。感觉有点抑制不住一直在心底抓挠的想法,铠的喉结滚动了下,干着嗓子说:“守约,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嗷。”


他走到大狼面前,蹲下来,直视那双野兽特有的——然而没有半点戾气的竖瞳,严肃说:“我可以摸一下你吗?”


狼从鼻子里喷了点气,似乎在嘲笑他“多大点事儿啊!”。铠弯了弯眼睛,尽管面上依旧是原来的那副表情,但紧绷着的身体放松了。他伸出手来,犹豫要摸哪里,似乎哪里的皮毛手感都不错……还没决定好,手掌就挨上了柔软又温暖的东西。


大狼眯着眼睛,头贴着魔道剑士的掌心,蹭了蹭。


 


 


出人意料的是,这次的变身是在清晨时刻。


长城小队的起床号角的变成了一声悠远的狼嚎,大家揉着惺忪睡眼看着趴在在餐桌上的大白狼,第一反应是:惨了,没早饭了。


一般来说,一日三餐都是由好厨子百里守约负责的。可是再好的厨子都不能用兽爪和利齿做饭。还是苏烈抓紧时间热了昨天剩的冻馒头,才避免了一队人空腹上阵的惨剧。


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哀声抱怨:


“你哥这次怎么变的时机哪儿哪儿都不对啊!”


百里玄策一反常态地没有跳起来为自己哥哥正名,他皱着眉头,焦虑的样子,不断呼噜百里守约的皮毛。而大狼垂着头,软软趴着,耷拉的尾巴尖儿快速拍桌子。


“这次哥哥确实……不太对劲,”玄策的神情微妙,耳朵尖不断颤抖,“木兰姐啊……这个我能单独跟你讲吗?”


“行吧。”


两个人单独去讲了,剩下大白狼恹恹地蜷在餐桌上仿佛一盘菜。苏烈啃完馒头出去了,今天轮到他值早班,临走前还撸了一把大狼尖端带红毛的耳朵,收获到百里守约有气无力的呜呜声。铠上午只有训练计划,所以不急,他啃了一盆馒头,摸摸肚子。


没肉,感觉还是吃不饱。


再去厨房找,没吃的了,转手从百里玄策的食盆里摸了一个馒头,手还没缩回来,就感觉一阵疼痛,他使劲甩手,咬住他手背的狼嘴就跟着甩,死死不松,直到铠认命地把馒头放回去,大狼才咕噜一声,松嘴。“至于这么小气吗?”“嗷。”大狼见铠确实不再觊觎自家弟弟的口粮了,才把头凑过去舔了舔刚刚在剑士手上咬出来的伤口。


“手咬穿了怎么办。”铠摇头,“实战训练会很麻烦。”


“嗷呜。”


虽然也不是不能通过魔铠复原,但这需要血,长城都是友军哪有人放血,总不好意思厨房杀鸡的时候自己眼巴巴跑去接鸡血。


确认伤口上的血都被舔干净后,百里守约就缩回大头,继续蜷成一盘菜,无论铠怎么撸毛都岿然不动。尾巴甚至瘫成一根除尘棒,半点反应都没有的。实在没意思,铠捏了一把大狼后颈上的皮毛,想着时间差不多了,转头离开。


关门的时候恰巧玄策和木兰讲话回来,隐约能听到“发情期”“调班”之类的词语……


 


上手甲的时候手上的伤口裂了,血从铁片缝隙渗了出来。不应该,铠一边开手甲一边想,内衬的软布本来因为旧血被染成的褐色加深了,触感粘稠而冰冷。不应该流这么多血,甚至这个疤应该早就因为魔道的自愈能力而消去了。铠把伤口用清水洗了洗,翻起的皮肉有些泛白。血丝一点一点渗出来。铠舔了舔伤口。


甚至还残留着那种野兽的气味。


血还在流,他用绷带把手缠了几圈,把手甲的内衬拆了换上干净的布,继续上手甲。“咔哒”“咔哒”“咔哒”,扣上层层铁扣,活动了一下双手,没有异常,右手按上刀柄,推门出去了。“喂,你,过来。跟我练习。”


 


“呃,那我们该怎么办?给你哥找一只母狼配种?”花木兰皱着脸说。


“你找一只我杀一只!”玄策已经不能抑制内心的躁狂了,“有种——”手被温热的兽类的舌头舔了舔,玄策看了看蜷在自己腿边轻轻舔自己手背的大狼,深呼吸了几下,勉强用平静的嗓音说:“哥哥根本不需要这样低劣的东西!


“你能瞧见,他很虚弱,这怎么解决?”


“哥哥要克制发情期带来的冲动,所以虚弱。就是这么简单。变为人之后就结束了。”


“之前可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他会维持多久狼形。”


“……”


两人还在讨论,百里守约踱步到了室外,长城冬末寒冷的北风吹得他一个激灵,从尾巴尖冷到骨髓,他还张着嘴伸出舌头灌冷风,而在身体血液中流动的烦躁和灼烧感挥之不散。他跳到城墙上,蜷成一团吹风。不管别人怎么说都不下来了。


蜷缩起来后,身体内部又渐渐温暖了。一时间、皮肉弥散着寒冷,不断打着冷战,而内脏烫得像是烙铁,尤其是下腹。它想咬穿什么东西,撕碎猎物的喉咙,饮他们的血,獠牙上沾满了猎物的绒毛或者头发,整张脸埋在被咬开的暴露的腹腔里,啃食他们的内脏,抬起头来一整张狼脸被鲜血染红;或者用已经快从腹部柔软的白毛里探出头来的狼阴[/]茎捅穿什么东西——人或者野兽的阴[/]道或肛[/]门、被撕裂的伤口、被咬掉眼珠的眼眶——只要是个洞都好,操完之后它就把这些都咬死,已经死了的把骨头都嚼碎……


下雪了。


冰粒落在皮毛上被融化,潮湿的水痕像是手指顺着雪白毛发的方向拂过。魔种混血百里守约被冻得稍微回复了一些理智,他唾弃方才的冲动。克制。大狼闭上嘴,喉咙里滚过低低的呜咽,看着从鼻子和齿缝里喷出来的水雾。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一刻能让魔的恶性夺过他自己对身体的控制。


陷入了一种半昏迷的状态。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稍微一动,身上的积雪便簌簌披落下来,大狼的耳朵抖了抖,瞭望四周,死寂的长城的夜,只有燃烧木柴的声音。他朝木柴燃烧的方向看过去。


“晚上好。”铠说,拿树枝捅了捅篝火,试图让火烧得旺一点,篝火上是烧得滚烫的铁罐,铁罐里是铠的招牌级只有肉和水的牛肉汤。铠向大狼招手,“过来。暖一下身子。”


城墙上与夜雪融为一体的大白狼没能拒绝这个请求,他站起来,动作有些滞涩,缓缓抖掉身上残余的雪,信步过来。尾巴垂在地上在薄薄的积雪上拉出一条痕迹。靠近火光后,铠给他喂了一点肉汤,大狼发出舒适的咕噜声。


他又想打盹了,百里守约连忙掐灭自己的这个念头。感到自己原先被冻僵的肢体能顺利活动后,继续跳上了城墙做哨戒。


视野扫来扫去,却总是停留在铠的右手上。


奇怪。为什么?




【lof老说含敏感词,我好气。】




点我观看究极皮皮弱智剧情




点击乘坐亡命山地独轮车






【完结】




-----


哇,终于写完。。


感觉这个车,就很假,就不能用,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写不出豪车啊……


就很喜欢受君明明自己都被艹得神志不清了还安慰哭唧唧的攻君……




私设铠失忆之前【龙域领主状态】是一个暴虐的大魔王,该隐可不是乱叫的啊……


下一篇的话,写什么呢。。。


计划有一篇铠约【龙域领主x幻影神枪】,一片策约【超级英雄paro,义警玄策,作战队员百里】,还有一篇约铠车【星际paro】,当然,这个约铠车是绝对不会马上写的,为了健康着想 



波波豹豹:

最近的一些涂鸦合集……内含私设白起求不喷【

【嬴白】要不咱就别玩橙光游戏了吧

闲折芷蔬:

-大乱斗被会玩的起哥打爆狗头,于是突然变态来欺负他一下


-最后有丁点邦良掉落


-可雷了w




“白将军,陛下让您吃完饭过去一趟。”


战场归来的白起刚拿起筷子,听见这句话,胡乱扒了两口饭就放下碗:“走吧。”


嬴政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发火了。


因为偶然听军士说白起最近训练辛苦,于是花了不少心思着人调查了好几天,准备了一份他家将军可能会爱吃的饭菜送过去,特意叮嘱了,等他吃完再让他过来,准备收到一份真诚的喜悦。


然后派去的人就把他的旨意歪曲成了这副模样。


 


白起单膝跪在地上,承受着来自帝王的怒意。这一次和以往的许多次一样,他又说不出自己错在哪了。


更糟糕的是,他刚才战斗的时候一头撞在了西汉军师的小黄书上,现在整个人都不对劲。脑子昏昏沉沉的,还有许多奇怪的声音,搅得他心烦意乱。


 


“年轻的帝王眯着双眼,良久,缓缓开口道:‘朕又何曾信不过你了,起来罢,到朕身边来。’”


这是什么?


不同于刚才耳鸣的声音,他清清楚楚听见了这样的语句。白起一瞬间有点懵,他有点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他幻想出来的,但是身体对命令的反应太快,先于大脑帮他做出了选择。


嬴政看着只会傻跪着挨骂的人突然站起来讨好地往他旁边凑,颇有些惊奇。


 


“你快步走近,只听见他咳嗽了两声,一贯英明神武的君主此刻竟显得有些脆弱,你决定:


A.站得远远的看着,怕他把感冒传染给你”


怎么会呢,白起心里摇了摇头。


“B.脱下外套,走过去用身体温暖他”


这也似乎有点不太妥当?白起还想思考一下,他总觉得这题有可能应该选C,但是嬴政恰到好处地咳了一声。


他的皇帝陛下是真的觉得冷?


白起手一抖,上半身的盔甲落在了地上。里面只随便套了一件单薄的贴身衣物,领口一个深V,露出大半个胸膛。


 


夭寿啦,大将军一言不合就脱衣服是什么操作,我是不是少看一集!


强烈的求生欲使得所有人都躲了出去,整个大殿顿时空空荡荡。


嬴政感觉身体某处有点发热,这就是他刚才想要的“真诚道谢”,往常需要他明示暗示到最后干脆直接命令才能达到的,状况,如今就这样简单地实现了。他等待白起的进一步动作,然后——


就被整个人环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C.不如先观察一下情况……”




马后炮适时地在白起耳边响了起来,虽然已经晚了,但他还是观察了一下。


阿政似乎并没有生气。


 


挺暖和的。嬴政把冰凉的手塞进了白起的衣领。


谁能想象这个三句话一表白的家伙居然在行动上连个鲲都不如,今天这么主动,倒是真出乎皇帝陛下的意料之外。


由于领口开得非常低的缘故,这个动作约等于嬴政把手按在了白起的……


要不是他家勤于政事的陛下手指冻僵,只是在那个地方轻轻扫了一下,并没有认真开疆拓土的话,白起觉得今天自己肯定要被治个御前失仪之罪。


嬴政看不到白起面甲之后的表情,但是身体的反应可骗不了人。


 


“来人!”嬴政吩咐:“把刚才的饭菜重做一份。”


“没吃就跟朕一起吃吧,怪物。”




“但在这之前,朕决定先吃点别的东西。”








-------------------------------------------------




-君主,您又用良的Pad玩游戏。


-这次可没有,我认真批了一上午折子呢。


-哦,那这里福音和阿留同时掉到水里,良就随便选一个……


-什么?快还给我!!!



贝克街的salenki.:

张嘴吃[注水]肉!!!
约铠车——沉迷阿铠,爱他操他x

发现约铠很少,于是自己瞎炖点

伊柯斯普劳德:

接上次的天使梗(中)
果然我还是虐不下去qwq好想看他们开开心心的qwq但接第一张的结尾 如果还有后续的话大概就是虐吧。。嗯(自己刨的坑

顺便感觉。。这次的狛枝秘制男友力up哈哈哈哈哈哈(不